欢迎访问: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久久99re6热在线播放8-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姦淫合租极品校花那一夜

姦淫合租极品校花那一夜

七月的章河村越发的炎热起来。
  吴臣借着自己小姨在村委会干妇女主任一职,也混到了一个暑假看打水机的临时活计。
  “嘘嘘嘘……”
  正值晌午,吴臣本是躺在水渠房里头午睡,忽然,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这声音听起来很是怪异。
  吴臣暗道,难不成有人想要偷电动机?
  要知道,章河村一到夏季,全村的水田都得靠着水渠的一台打水机来抽水灌溉,这玩意儿要是被偷了,那么整个章河村村民一季的庄稼就完了。
  吴臣冷哼一声,爬了起来,朝着那声音走过去……
  这才刚一走出去,吴臣便愣住了。
  只见水渠房不远处的田埂边上居然有一个女人蹲在那边解手,一身黑色的半透明长裙被她撩了起来,正对着吴臣这边,而先前那哗哗的声音便是从那边传出来的!
  长这么大,吴臣还是头一次瞧见这样的风景,而且还是一个成熟女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要是可以凑近点儿看个仔细该有多好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吴臣眼珠子一闪,悄悄地潜入到章河里,朝着那黑裙女子那边缓缓地游了过去……
  不一会儿,吴臣便游到了女人的下方,抬头一看,这下,立刻将那女人的模样看了个通透,更是让吴臣心里头一阵火烧火燎。
  吴臣以前在学校边上的租书屋里看过一些这样的书,也不免看到一些特殊的书,虽然当时看了很多描述但是从来没有见过。
  今个总算是见到真的了,虽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漂亮,但是男人的本能还是让吴臣身体有了异常的反应……
  “咕咚”一声,吴臣咽了咽口水。
  “谁?!”
  可能是咽口水的声音太大了,那女人忽然惊呼一声,低头一看,待的她看清楚是吴臣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没好气地骂道:“吴臣,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偷看老娘?你信不信老娘戳瞎你的眼珠子?”
  看清楚女人的脸之后,吴臣猛地回过神来,尴尬地说道:“小玲婶儿,我……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我……我以为是偷电动机的小贼呢。”
  这黑裙女子名叫宋小玲,是别村嫁到章河村的小媳妇,平日里也很少下地干活,外加长的好看,她男人宠的厉害,从不让她碰地里的农活,使得她皮肤保养得非常好。
  那大大的媚眼仿佛会说话似的,一闪之间都仿佛可以勾走男人的魂儿。
  “哎哟……”
  忽然,吴臣只觉得下身一阵吃痛,他连忙爬上了岸。
  听到吴臣忽然发出痛呼,宋小玲也有些担忧,可是待的她看到爬上岸的吴臣之后,白皙的脸蛋上立刻浮起一抹嫣红。
  感情是吴臣某个地方顶了起来,外加被水浸湿的裤子处于半透明状态,那里面的东西半遮半掩的,别提有多撩人了。
  宋小玲本是想要对吴臣发火的,可是当她瞧见吴臣的时候,她却媚眼闪动,心头改变了一点儿主意。
  “吴臣,你是咋啦?”
  吴臣痛得龇牙咧嘴,“小玲婶儿,我……我这东西好像被咬了。”吴臣有些难为情地指着自己的下面。
  宋小玲她男人虽然外出打工能挣到点儿钱,但是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回家待一段时间,身为一个尝过人事的女人,宋小玲哪里能够挨的了那个罪啊?
  平日里也就只能在地里摘点自家种的黄瓜茄子来解解馋,可是那终归是治标不治本啊。
  她也不是没想过要偷个汉子,可是章河村的大老爷们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就是歪瓜裂枣的,她哪里能够瞧得上啊。
  今个她瞧见吴臣这大东西,比之平时用的黄瓜都不逞多让,这让她忍不住有些心动,宋小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你别着急,你被咬到哪里了?婶儿给你瞧瞧?”宋小玲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激动,一脸关心地凑到吴臣的身边。
  听到宋小玲的关怀之声,吴臣心中很是尴尬,可是他很担心那地方被要坏了,还是老实的指给宋小玲看。
  “你这小坏蛋,人不大,坏心思倒挺多,咋的?想要欺负小婶儿呢?”宋小玲嗔怪地白了吴臣一眼,顿时媚态横生,那娇媚的模样是个男人恐怕都有些吃不消。
  可是吴臣是真的有口难辩,苦着脸说道:“小玲婶儿,我……我是真的被咬了。”
  瞧见吴臣的表情不似作假,宋小玲朝四周瞧了一眼,说:“走,咱先去水渠房里,婶儿帮你瞅瞅去……”
  说着,在宋小玲的搀扶下,两人一起来到了水渠机房里头。
  “把裤子脱了,婶儿给你看看。”宋小玲盯着那耸的高高的地方关心道。
  吴臣此刻担心那玩意儿以后不能用了,也顾不上害羞啥的,直接将湿透了的裤子给摘掉。
  “真是个好东西啊!”
  没有了遮拦,宋小玲的目光一直盯着叶辰,忍不住张开樱桃小嘴儿发出一声惊叹。
  吴臣可没心思跟她说这些,他就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被咬坏。
  可是瞧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甚至连之前的疼痛感也没有了,唯一的不适恐怕就是有些涨得慌……
  “婶儿,我好像,好像没啥事儿了。”吴臣看了一眼一旁盯着眼睛仿佛在观赏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的宋小玲,暗道,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这臭东西有啥好看的。
  第二章但是他哪里知道,此刻的宋小玲早就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特别是看着那挺拔的状态,咽了咽口水,抬头看向吴臣,用略带沙哑说道:“吴臣,你这里恐怕还是有问题的,这样,婶儿帮你好好用嘴治疗一下,人家都说口水可以解毒的……”
  一听这话,吴臣再傻也知道这婆娘到底想要干啥啊?
  他这心里头正自犹豫,却见宋小玲吞了吞唾沫,张开小嘴就朝那地儿咬去……
  “吴臣,回家吃饭了……”
  眼看着宋小玲就要……可是忽然有人喊自己,吴臣吓了一跳。
  吴臣虽然还没跟女人做过那事儿,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宋小玲这娘们想要干啥,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当然,宋小玲比吴臣还要紧张一些,毕竟她是个女人,虽然村里那些个老娘们平日里没少在背后捣她的漏子,可是却还从未被人抓过把柄。
  这万一被别人抓到自己在这里跟吴臣这个半大小伙子做那事儿,那村里人一口一个唾沫都得把她给淹死……
  “咋……咋办?”
  宋小玲心里头别提有多紧张了,这声音是吴臣小姨叶红线的,自己在这里偷勾引人家侄儿,这被叶红线给知道了,那还得了?
  吴臣心里也紧张,可是瞧见宋小玲这紧张模样恐怕是指望不上了,她咬了咬牙,说道:“小玲婶儿,你等会儿就待着水渠房里,我先出去,等我走远了你再出来!”
  说着,吴臣边把裤子套上,便应声,穿好之后,朝宋小玲使了个眼色,便要出去。
  “吴臣,你等会儿。”宋小玲知道只要吴臣这回提前出去,叶红线就不会进来。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眼看着没有啥危险了,宋小玲的心思又回到了刚刚看到的画面上。
  瞧见吴臣驻足回头,宋小玲有些羞涩地说道:“你晚上要是得空了,来,来婶儿家,婶儿给你留门儿。”
  吴臣一听,哪里还不知道宋小玲的意思?不由得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之前的那一阵想法,他嘿嘿一笑,说道:“好勒,今晚我要是有空就去找你。”
  出了水渠房,吴臣远远地便瞧见了自己的小姨叶红线。
  “吴臣,你在干啥呢?咋这么久才回应啊,小姨还以为你出啥事儿了呢。”
  吴臣从小便没有父母,是小姨叶红线带大的,此刻看着小姨担心的模样,吴臣心中有些感动和温暖。
  “姨,这太阳这么大,你咋也不撑把伞呢?”
  瞧见美丽的小姨为了喊自己吃午饭,居然盯着这么烈的太阳来找自己,吴臣略带抱怨。
  可是小姨却是没好气地白了吴臣一眼,刚想要说话,眉头却是微微一皱,指着吴臣的裤子说,“你裤子咋湿了?”
  当看到吴臣半透明的裤子的时候,叶红线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她很想要将目光挪开,可是不知道为啥,她越是想要避开眼神,却鬼使神差的越想要多看几眼。
  听到小姨这话,吴臣顿时尴尬一笑,随便找了个算不上借口的借口敷衍了过去,“好啦,姨,这太阳怪大的,咱们先回家吧。”
  虽然转移了话题,但是吴臣却并不知道,他一直心中爱慕的小姨脑子里已经对刚才的那一幕烙下了印记……
  回到家,小姨客厅里小姨早就已经将饭菜摆放好了。
  两人纷纷坐下,看着端起饭碗的小姨,吴臣不由得被小姨给迷住了。
  乌黑的秀发被挽成一个妇人髻,给人一种成熟美艳的感觉,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杏仁儿眼,灵动有神。眼角的一点美人痣更是为小姨叶红线增添了几分诱惑的美。
  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粉色的樱桃小口正在咀嚼着,看的吴臣一阵意动,虽然是坐在小圆凳上,可是叶红线那保持良好的身材却在那件黑色无袖短衫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的完美。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够一睹她修长的美腿。
  叶红线也注意到了吴臣的眼睛盯着自己,心里头有些羞喜,她知道吴臣是对自己有些想法。
  不过想到吴臣之前半遮半掩大裤衩,叶红线不由得心头一荡,她这些年一直都带着吴臣,家里的门槛都被人给踏坏了,可是却依旧没有答应别人亲事。
  她也是个正常女人,可以说,这么多年来,她压根就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给碰过,想到刚刚的一幕,她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让她觉得羞耻的想法。
  叶红线啊叶红线,他可是吴臣啊,你怎么……怎么可以有这么不要脸的想法呢?
  “傻小子,愣着做啥呢?还不赶紧的吃饭。”
  说着,叶红线自己架起菜来。
  被叶红线这么一提醒,吴臣这才缓过神来,他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了小姨一眼,闷头吃饭。
  可是当他看到饭桌上只有一碟子凉拌黄瓜的时候,吴臣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心中惭愧。
  他知道,小姨之所以这么节省完全就是为了自己给自己存上学的学费。
  同时他更清楚,以小姨的条件,想要找个优秀有钱的男人根本轻而易举,可是这么些年小姨却因为他而未嫁。
  这一切的牺牲都是为了自己!
  这让吴臣心中对小姨的依赖和爱意更深了几分。
  “姨,对不起。谢谢你!”
  “傻小子,好好的说什么傻话呢?又是对不起,又是谢谢的。”
  吴臣看了小姨一眼,心中暗下决定,一定要赚钱,然后让小姨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姨,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儿。”
  第三章吃过饭,吴臣忽然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听完吴臣的想法,叶红线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是学生,想什么赚钱的事情啊,如果真想赚钱的话,而且你若是真想要承包村里的鱼塘,你也只能去找书记说,这些事情可不归我这个妇女主任管呢。”
  吴臣见小姨反对的不算厉害,他嘿嘿一笑,心中自有定计。
  无聊的混了一下午,吃过晚饭之后,吴臣洗了个澡,准备去找村委会书记,也是村里的大美人张若兰聊一聊,毕竟如小姨所说,人家是村里的一把手,想要承包鱼塘的话,还得人家答应才行!
  这么想着,吴臣立刻掉头朝张若兰家走去……
  走了张若兰家门口,吴臣刚准备敲门,可是却隐约听见张若兰家的院子里有哗啦啦的水声,吴臣心有疑惑地悄悄地将院子的门推开了一点儿,随后,他便被院子里那昏暗灯光下的美丽的景色给吸引住了……
  圆月散发着皎洁的光芒,温和的散落在女人的光洁的身上。
  章河村还没有通自来水,所以大家基本上都是靠去章河挑水吃,或者是在院子里挖一口井。
  张若兰家的条件还算不错,有着一口自家的小井。
  此刻的张若兰将一瓢井水从头浇了下去,可能是因为井水温度的问题,使得她昂着脖子,檀口之中发出一声舒服的嘤咛。
  门外的吴臣本就被这忽然出现的情景弄得有些吃不消,现在听到张若兰这声音,他只觉得小肚子里有着一团火,心中一阵激动……
  张若兰显然没有意识到院子的门缝里正有一双眼睛在偷偷地看着她。
  井水哗啦啦的撒在她的身上,虽然已经生过孩子,但是张若兰的身子一点儿都没有走形,不知道的人根本不会相信这个女人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用水冲了一下身子,张若兰拿起一块香皂,细细的将身子涂抹着身子,仿佛像是在擦拭一件艺术品一般,每一下都是那么的轻柔。
  终于,当香皂滑入那里的时候,一声微弱的轻哼声传进吴臣的耳中……
  不过出乎吴臣的意料,张若兰并没有让自己达到最快乐的点,吴臣心里清楚,张若兰是跟她闺女李彤彤一起住的,所以,她并没有在院子里做出自我安慰的事情。
  冲洗完之后,吴臣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小肚子里的火气却冲的他有些吃不下,那玩意儿一直没消停过!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吴臣恢复了正常,他轻轻地敲了敲张若兰家的门。
  “谁啊?”院子里传来张若兰有些淡淡地声音。
  听到这个冷冰冰的声音,吴臣不由得想到之前张若兰发出的轻哼声。
  “张姨,我是吴臣。”
  “哦,有什么事么?已经很晚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就明天再说?”
  显然,张若兰并不是很乐意这个时间点还让男人进入自己的家。
  可是吴臣心中无奈,他想尽早的将承包章河的事情给办妥了,因为他知道村里还有别人想要承包章河。
  随即,又硬着头皮说道:“张姨,我这事儿有点急,您看,是不是可以现在跟我谈一谈?”
  张若兰听吴臣这么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朝院子大门走了过来,可是当她准备开院子大门的时候却楞了一下,因为她发现之前紧闭着的院门此刻居然成了半掩的状态。
  折让张若兰心头一惊,虽然她刚才并没有做出太过的事情,可是在用香皂清洗那地儿的时候,手指触碰到那里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是让她有些吃不消……
  可是现在院门出现这样的情况,张若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张若兰收拾了一下心情,打开门看着吴臣。
  随即,吴臣便将想承包章河的意图给说了一下。
  张若兰沉默了一会,让吴臣进来说话。
  从张若兰身边走过的时候,吴臣可以嗅到她身上刚刚沐浴过的香味。
  走到客厅之后,张若兰自己坐在一张小竹椅上,让吴臣随便。
  吴臣找了个小竹椅坐在了张若兰的对面。
  此刻的张若兰穿着一身杏黄色的睡袍,她丰满的身材将睡袍的胸前撑得满满当当,甚至吴臣看出她里面是真空的。
  睡袍也并不是很长,只是堪堪达到膝盖处,那白皙的小腿肚子一览无余。
  张若兰一头乌黑的卷发湿漉漉的模样,看上去更加的风情万种。
  这种充满成熟风韵味道的女人对于吴臣这样的年轻小伙子来说,无疑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吴臣,你还是个学生,怎么会想有要承包章河的想法呢?”张若兰眯着眼睛看着吴臣。
  被这个女人盯着,吴臣觉得自己仿佛浑身都被看透了似的,再加上之前偷看了张若兰洗澡,有些心虚,更是不敢去直视她的眼神。
  不过对于自己的来意吴臣却并没有忘记,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全都给说了出来。
  村里的很多人对于章河并不看好,但是吴臣却知道,现在到了夏季,马上就要到城里人吃小龙虾的季节了,只要能过把夏季这一段时间给撑过来,那么肯定能够赚大钱!
  至少学费这块不用再担心了!
  听完吴臣的话,张若兰一直板着的脸总算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章河村一直都是文涂县的扶贫村,每次去开会的时候,她也脸上无光,而吴臣的想法她其实也知道,但是村里人都想着外出打工赚钱,能够有吴臣这样想法的也确实不多。
  “好,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就去村委会开会,把这件事情落实下来。”张若兰给了吴臣一个肯定的答复。
  对于这样的答复,吴臣很是激动,这也敢再次将目光转移到张若兰身上,可是他这目光刚一转过来,就愣住了。
  第四章两人本就是相对而坐,张若兰也因为吴臣的提议有些赞许,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许多,可是现在吴臣正好可以瞧见那杏黄色的睡袍里藏着的那一抹光景……
  今天中午刚瞧见过宋小玲那女人,此刻瞧见张若兰那朦胧之处,他的脑孩子不由得幻想起张若兰那地儿到底长的啥样,是不是会和她红润的小嘴一般,白里透红!
  张若兰说完发现吴臣一直在愣神,她有些诧异的顺着吴臣所看的方向看去,当她发现吴臣所看的地方,顿时羞恼不已。
  之前她用香皂清洗身子的时候就有些吃不消了,为了避免被自己女儿看见,便决定去厨房解决一下,可是还没有将黄瓜倒腾进去,便听到门外有喊声,以至于她还没有来得及穿里面的衣服,直接真空跑了出来……
  此刻吴臣盯着她下边儿,她刚想要发火,可是当她的余光扫在吴臣身上,瞧见某些部位,忽然愣住了。
  这……这,好大啊!
  丈夫去世好些年了,张若兰一直以冰冷严厉的面容对人,这也保住了她不被欺负,可是这些年一直都是一个人,她已经很久很久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滋味了……
  “妈,你在和谁说话呢?”
  正当张若兰心神荡漾的时候,里屋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愣神的吴臣和张若兰同时醒了过来,吴臣却是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将目光有些不舍的从张若兰美好的身子上挪开。
  “吴臣哥哥,你怎么来了呀?”
  见到来人居然是吴臣,李彤彤立刻扑到了吴臣的身上,吴臣刚准备站起来,那玩意儿立刻抵在了李彤彤的身上,让他好生尴尬。
  “彤彤,干什么呢?女孩子这样像什么样子?!”
  本来心思有些乱的张若兰看到女儿居然朝一个男孩子身上扑去,立刻皱眉轻斥。
  李彤彤听到母亲的呵斥,嘟着小嘴“哦”了一声,不情不愿地松开吴臣。
  她这么一松开,吴臣得救了之后便是立刻躬起了身子,仿佛大虾一般,红着脸尴尬地喊道:“张姨,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话还没有说完,吴臣便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吴臣逃走的背影,张若兰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她哪里会不知道吴臣是身体有了反应觉得尴尬逃走了啊。
  逃出张若兰家之后,吴臣低头看着小弟兄一脸的苦笑,这一天之内都被折腾两次了,他真怕小弟兄会被折腾坏了。
  忽然,他眼珠子一闪,一拍手,“对呀,小玲婶儿不是说晚上给我留门么?”
  一想到宋小玲,吴臣脑海里便想起了白天看到的诱人美景,他咽了咽口水,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宋小玲家跑去……
  宋小玲家在村里的东头,此刻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村里人大部分都已经窝在家里睡觉或者看电视啥的,偶尔只能够听到几声犬吠的声音。
  “小玲婶儿,你在家呢么?”
  来到宋小玲家,吴臣发现她家卧室的灯还是亮着的,左右环顾了一下,确定没人,这才瞧了瞧宋小玲家的玻璃窗……
  宋小玲早就已经洗好澡了,特别是想起白天和吴臣的那一幕,心里头更是躁动不安,可是等了又等,她发现吴臣还没有来,便拿出今天摘菜的时候留下的一根小手臂那么粗的黄瓜准备安慰一下自己解解馋算了。
  此刻忽然听到吴臣的声音,她立刻惊喜不已,“吴臣,进来吧,门没栓,你一推就好。”
  听到这话,吴臣心中暗笑,这娘们还真是饥渴啊,居然连门都不关,这万一有别的男人冲进她家,那还不得被占便宜啊?
  确定没人发现之后,吴臣这才去推门,果然,宋小玲家的房门果然没有上锁,吱呀一声推开门。
  立刻,吴臣便感觉到一阵香气袭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软绵绵的身子紧紧地将自己给搂住了。
  “吴臣,你可算来了,婶儿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快,快点儿给婶儿!”
  之前宋小玲这娘们就已经被自己给折腾的有些受不了想要用黄瓜来解决了,现在期待已久的总算是来了,她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听到这娘们这么急,吴臣心里也激动不已,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尝到女人是啥滋味的时候,他这呼吸也加重了许多。
  手顺着宋小玲的背一直探索到宋小玲的腿部,猛然这么一捏吧。
  “哎哟喂……”
  一声轻呼声响起,宋小玲眉头紧皱,听到她的惊呼声,吴臣心里头也有些尴尬,不过宋小玲显然没有生吴臣的气,反而是在吴臣身上磨蹭了一下,妩媚的眸子嗔怪地白了吴臣一眼,腻声说道:“小坏蛋,是不是还没有和女人做过这事儿啊?”
  吴臣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咋回答。
  “咯咯,小坏蛋,对女人可要温柔一点呢。”说着,宋小玲轻轻地抓着吴臣的手,朝自己丝质睡袍的裙底摸去,宋小玲昂着脑袋,脸上满是快乐的表情。
  “……来吧,小坏蛋,今个晚上婶儿就好好的教教你咋做一个男人。”
  说着,她便拉着吴臣朝房间走去,临进去的时候还把门栓给栓了起来。
  吴臣早就已经被勾出火了,当被直接要了她的身子,宋小玲整个人一阵颤抖,吴臣也感觉到一股舒爽的快感……
  第五章宋小玲本以为吴臣第一次倒腾这事儿,还担心吴臣会激动地很快完事儿,可是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因为吴臣不仅壮实,而且时间很长。
  和吴臣好了之后,宋小玲才懂得了做女人的美妙。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宋小玲自家男人本身就不咋的厉害,后来用上了黄瓜,可是这些和吴臣相比较起来,根本啥都不是!
  这吃过肉了,在让人一直粗茶淡饭的活着,谁能受得了啊?
  吴臣也是个男人,在这种时候女人的话最是能够让人得意,他咧嘴一笑,说道:“婶儿,以后你啥时候想要了就偷偷摸到水渠房里头去。”
  得到吴臣这样的允诺,宋小玲幸福的搂住了吴臣。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之后,吴臣觉得世间差不多了,推开宋小玲,说道:“婶儿,时间不早了,要是我还不回去的话,我怕我小姨会担心。”
  不知道为啥,和宋小玲做了这事儿之后,吴臣心里有一种深深地自责感,他觉得对不起小姨。
  听到吴臣这么说,宋小玲也知道自己和吴臣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咬了咬嘴唇,将吴臣送到了门外,直到吴臣的背影消失不见之后,她才有些黯然失落的将大门关上了。
  走在村里的石子路上,吴臣心里头有些感慨,他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会这么的快乐。
  “今个起,我也是个爷们了!”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吴臣见家里的灯还是亮着的,他怕小姨知道,小心翼翼地打开院门,想要溜进去。
  可是这才刚走进院子的大门,他便愣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了。
  只见厨房的门口,小姨雪白的颈脖,性感的双肩,往下的风光都露在外边儿,浴巾被那高高地撑起。
  浴巾下摆刚刚盖住大腿根,整条修长细滑的大腿完全呈现在吴臣的眼前……
  可以想象浴巾里面什么也没穿。这样若隐若现的感觉比纯粹的光着身子更能激发男人的想象力,也更让人血脉贲张。
  看到小姨的如此装束,吴臣猛地有一些脸红心跳,同时身体的某个地方迅速起了反应。虽然刚刚才和宋小玲那娘们干完那事儿,可是年轻小伙子的精力旺盛,特别是自己最心爱的小姨此刻这幅模样,吴臣又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场面啊!
  叶红线看着吴臣,脸上微笑着,略略有一丝红晕,眼里媚眼如丝,想起中午去喊吴臣吃饭时候看到吴臣那地儿的场景,不但对吴臣愣愣的看着自己没有一丝愠怒,反而有一些小小的骄傲。
  毕竟自己还是可以吸引到这个小坏蛋的!
  “小姨,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我……”吴臣瞧见小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之支支吾吾的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特别是想到自己居然看到小姨这幅模样之后还会有反应,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我的极品小姨”,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更是羞愧难当!
  “先把院门给关上,你想让别人都看到姨这样啊?”小姨娇笑一声打断了吴臣,随后一脸嗔怪地看着吴臣,问道:“谈的怎么样?怎么到现在才回家啊?该不会是张若兰那女人让你献身才答应把章河承包给你吧?看你这满头大汗的,姨给你倒杯水。”
  接着小姨躬着身子为吴臣倒水,因为小姨正打算洗澡,所以浴巾下面完全都是真空状态。只见她身体前倾,浴巾上移……简直就是人间美景。
  这也太刺激吧!
  瞧见眼前的这一幕,吴臣觉得眼前有一种发黑的感觉,他没想到自己爱慕的小姨身材居然这么好……
  若是别人瞧见小姨这幅模样,恐怕早就冲上去抱住小姨,将她那迷人的风景占为己有。
  虽然吴臣也很想和小姨那啥,但是他却不敢,因为他是被小姨从小带到大的,在他心里,小姨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
  他不敢行动,并不代表他心里不想做,相反还会想的更厉害。从他懂事起,他便想要让小姨成为自己的女人,哪怕被所有人指责他都不怕,但是他唯一害怕的就是小姨知道自己的想法之后会离他而去……
  “吴臣,喝完水稍微等一会儿,姨先去洗澡,洗完了你再洗!”小姨说着,转身朝厨房走去。
  等到小姨走后,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我的极品小姨”,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吴臣这才松了口气,看着杯中小姨给自己的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全家都喝完了,准备先去房间拿衣服,也想要甩掉之前那种不堪的想法。可是厨房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让吴臣压根没办法静下心来,他的脑子里全都是小姨将水往她完美的身子上浇落的画面……
  “吴臣,你可以帮我将我卧室的内衣拿来么?”小姨在厨房里有一些娇羞地喊道。
  “啊?”吴臣条件反射地愣了一下。
  “啊什么啊?你这个臭小子,难道你想让姨就这样光秃秃的出来呀?”小姨嗔怪地声音再次响起……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